2020

思然 oce
Jan 2, 2021

去年沒有做2019年回顧,因為當時心情混亂得無法好好重組下來。只以為會否極泰來,但很明顯是太天真了。

2020年,否極了嗎?

社會

這兩年過得很不真實,矛盾感和無力感與日俱增。

城巿崩壞極速得難以置信,可謂度日如年,一天的壞消息可以多得要用一星期才消化得來,然而,壞消息多得叫人無法喘氣,有時甚至會覺得只是在發惡夢……

可惜一直無法醒來。

2020年最後一天,也要把老人家關起,也要把年青女生升級。

特別很擔心疫情下特殊學習需要小孩的成長,他們的黃金學習時期給奪去,跟前線老師討論,不少孩子的成長不單停頓,甚至倒退,疫情對他們的成長發展做成無法彌補的傷害。而社會的情況,例如試題的風波,影響就更深遠了。

以前總希望了解某國的人民在不公義包圍下是如何能如常生活,現在,總算是明白了。果然要 be careful of what you wish for…

工作

工作上,去年年尾因為社會事件已經有所影響,今年,因為疫情,工作上的影響更大,但不是因為「在家工作」——我本來就會在家工作。只是,我做的是校內課程成效研究,由老師觀察學生課程前後的表現來收集數據,不斷停課,不單課程進度受阻,老師也難以觀察學生。我做的是數年的追蹤研究,2020年本來是「收成期」,現在2020年的數據如果收得到大概只能用來研究停課的影響………還有兩個大型的學術會議也改為網上進行或延期,浪費了不少準備的心力。

唯一的好消息是:作出了零的突破 — — 論文終於成功投稿。就算來年不再在學術界打滾,也算是在學術界留下一小個微小的腳印。

是的,這一年的工作環境大轉變,紅線越來越多,壓力越來越大,沒有道德的人也越來越多,此地實在不而久留。

Photo by Issy Bailey on Unsplash

個人

--

--

思然 oce

PhD | Research Psychologist | Psychometrician | Computer Science Teacher | IT Auditor/Consultant | ex-CISA/CISSP | Top Writer in Humor | Work in HK, UK, U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