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時代】風波(上)

思然 oce
5 min readMay 26, 2018
Photo by Channey on Unsplash

「為甚麼又是吹罰我們?」在籃球比賽高級組的總決賽開始後的七分鐘內,班主任古老師已問了我們這個問題達十多次。

「可能是……」、「我不知道……」我們也實在摸不著頭腦。當然,我們可以從裁判的手勢知道吹罰的原因。然而,我們十多個同學也看不見我班的球員有犯規的行為。

觀眾席上的同學也在議論紛紛:「為甚麼老是吹罰中六的同學?」、「幹嗎他們不吹罰中四的同學?很明顯是打手嘛!」身為班會主席的我,實在擔心歷史重演。還記得上星期對中四丁的初賽:

「實在太豈有此理了!」隊長何明威憤怒地說:「那兩個裁判整場比賽不斷胡亂吹罰,他們到底懂不懂執法?不知所謂!」

球員李家俊搶著道:「就是嘛,我根本沒進入鎖匙圈,那裁判竟然吹三秒,真沒道理!」

「更離譜是秒錶竟在下半場途中停了,幸好我去查時間時發現……」周卓航忿忿不平道。

梁已熙淡淡一笑:「這次比賽簡直是一個笑話,最後竟要我和主席協助計時和記錄……學生會實在安排失當。」

其他球員也議討紛紛。這時學生會內務副會長劉進昭恰巧經過,我便向他投訴說:「劉副會長,學生會怎搞的?兩位裁判均是中四,似乎有欠公正喎。」

劉進昭聳聳肩,不以為然:「這又甚樣,反正你們也勝出啦!」

何明威雙眼冒火:「這又怎樣?不公平就是不公平,你……」

「別這樣嘛⋯⋯」我阻止他說下去(因為他可能會說粗話),轉過頭望著劉進昭:「話可不是這樣說,即使我們勝出,也不代表裁判執法沒有問題。無論如何,這場比賽已經完結,我班也不打算追究責任,但請你們防止同類事情再次發生。」

劉進昭不耐煩地應了聲「OK」便走開了。不一會兒,副主席呂兆強在更衣室走出來,向我打了打眼色:「中四的同學用完更衣室了,你們快去換衫,我和小聯在這兒等。」

他們走了後,我問兆強甚麼事,他壓低聲線在我耳邊說:「我在更衣室聽到那兩位裁判罵四丁的同學令他們白費心機,計時員又說甚麼把秒表停下來讓他們力追分數……」

其實我早也猜到,但我不想把這事化大,便裝若無其事:「算了吧,既然我們勝出,而且劉進昭承諾不會再發生同類事件,應該沒事吧!」

兆強皺了皺眉頭道:「我認為他們這班中四不太可信。唉,不過也沒有辨法了。」

我拍拍他肩膀:「不用擔心,我相信學生會也不敢公然胡來。但你千萬不要將這事告訴車仁……」

兆強一臉無奈:「幸好他不在,否則……唉……我也不敢想像了。」他講到這兒,略頓了一頓,續道:「有趣的是,那兩位裁判說我們球技精泛,戰略好,時常分散進攻,很難向我們吹罰。四丁的球員又說威仔和李家俊是校隊甲組的夢幻組合……」

我先是一怔,接著「呵呵」大笑:「這個當然啦,我班有四個校隊的重心人物,實力不容置疑。」

我好生後悔,為甚麼當時那般信任學生會。正當我雜亂無章地想著,便給「嗶」的一聲打斷了思路,上半場己經完結了(我校的籃球比賽是十分鐘半場的)。這場球場的吹罰次數太多,實在沉悶。所以,觀眾也走得七七八八。古老師欠了欠身:「我也實在不懂看籃球比賽,我想我要去改簿了。你們一會兒來告訴我賽果吧。」

我們應了聲,古老師便走了。我班的一部份同學也藉詞離去。剩下來的幾位同學均向我投以詢問的眼光,像是問我該怎麼辦。我為了逃避眾人的目光,便逕自走向休息中的球員,向他們遞上水樽。

何明威直著喉嚨的喊叫:「他媽的,那些裁判根本是胡來。他們吹罰我們數十次,這樣如何打波……」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希望他能平靜下來。他大力地撥開我手:「你走開,我在初賽後便想跟學生會算帳,是誰阻止我?現在……真的不是如何打下去……」他獨個板著臉坐在一旁。

這時,郭樹雄喝了一口水,皺著眉:「就是嘛,我們的分數只能靠三分球獲取,每當我們在三分線內,四甲的同學便侵犯我們,而裁判又不吹罰。」

陸海峰伸出他的右手,可見他的手背紅腫一片:「你們看,四甲的人在我射籃時打手,裁判卻視若無睹!」

李家俊一邊擦汗,一邊道:「小聯,你是我們的主席,快給我們主持公道。」

我心緒亂極,實在不知如何。我攤了攤手:「有甚麼辦法,我又找不到學生會體育部部長……」

何明威繃著臉,怒沖沖道:「我不打了!這算是甚麼比賽,壓根兒是場鬧劇!」說著,便用力把水樽擲到地上。

我心亂如麻,腦袋一片空白,實在甚麼也想不到,便向一直坐在後備置沉默不言的兆強投以求救的目光。

兆強緩緩地站起來,走向何明威面前,堅決地說:「隊長,無可否認,裁判不公平,但終究這是一場比賽。我們身為球員,必須尊重這場比賽,更要給低年級一個榜樣,表現出我們的體育精神。況且,我們如果不打,便等於自動棄權了。你難道想別人說:『中六的人真不濟,自己不夠人打就放棄』嗎?」

眾球員沉默了半晌。兆強續道:「總之,我們現在做好自己的本份,盡力完成這場賽事,其他事情容後處理吧。我相信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何明威繃緊的臉漸漸鬆弛下來,點了點頭:「你說的也是。」跟著便「兄弟們,我們一會兒爭取多一些三分球,儘量不要嘗試越過三分線了,看他們可以怎樣吹罰!反正現在的比數只是十五比十九,不難追回!讓他們見識一下我們的實力吧!」

一眾球員士氣高漲,大聲吶喊:「是!」

--

--

思然 oce

PhD | Research Psychologist | Psychometrician | Computer Science Teacher | IT Auditor/Consultant | ex-CISA/CISSP | Top Writer in Humor | Work in HK, UK, U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