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學「行」

思然 oce
9 min readMar 27, 2018
Photo by Luc van Loon on Unsplash

今天是星期六,一般會睡到中午,但今天六時便起床了,因為要和一班韓國朋友去滑雪。為此我已經興奮了好幾天。美國的確是比較注重工作跟生活的平衡,其實當前有一個項目很緊急要完成,經理問過我今天可不可以上班,我跟他說「我本打算去滑雪⋯⋯」,他二話不說便道:「這樣好!?那無所謂,享受你的旅程吧!」他的語氣是替你高興的語氣,換了在香港,不強迫你回來上班也會給說話你聽。

我們去New Jeresy的Mountain Creek滑雪。到達後,有兩個韓國學生問我們可否跟他們一起買團體票,因為他們有朋友因為突發的事情來不到。我們當然沒所謂,可以省差不多三十塊錢。購票後去拿用具,那個滑雪靴跟滑雪板真的很重。穿上滑雪靴後已寸步難移 — 不單因為靴的重量,還有那個靴緊緊的扣著腳腕。

我們一行十人,只有我未滑過雪。我本打算去上堂,但大家都興高采烈走去乘登山車,還叫我一起上去看看能不能掌握到基本的技巧,不能才去上堂也不遲。我捧著那個滑雪板,步步為營的向前走,但那個山坡滿是雪(這句其實是廢話,否則如何滑雪呢),我踏了幾步便已經跌倒了。很好笑,我連滑雪板也未扣便跌倒了。

排隊乘登山車向上走,風景很漂亮,但那個登山車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我心道不妙,要知道我素來是一個運動白痴,平衡力極差,好端端地平路走也可以忽然跌倒。(據媽媽說,我小時好好的坐在椅子也可以忽然向前跌倒在地上。想必是跌得太多以致弄得腦筋有點不正常,整天都在想一些奇怪的事。)上到這樣高,我就知道滑雪下去是沒可能的,滾下去或許可以的。

終於到達山頂,朋友教我扣上滑雪板,之後走了幾步,感覺怪怪的。跟著朋友教我向前滑,滑了一會我便跌倒。跌不是問題,問題是我沒法站起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脫了滑雪板,站了起來,重新再試,又跌倒,又掙扎了好一會,又站起來。朋友應該是想不到我真的一點運動細胞也沒有,教不懂教我該怎樣在雪中站起來。我不想耽誤他們,所以我跟他們說我自己去上課好了,然後便去乘登山車拆返。我想該沒有甚麼人會乘登山車下山吧!風景依舊美麗,我心裹也鬆了一口氣。

跟著去報名上課,一個半小時三十五美元,頗貴。一起上課的共有八人。老師教了基本的平衡方法和停下來的方法,我們便站在一條輸送帶上斜坡。跟著老師教怎樣轉彎:他不斷說想轉右就要伸直右/左腳令左/右腳可以跟雪成水平以便轉動滑雪板……弄得我這種左右不分的人頭昏腦脹。不過好像到要轉的時候,身體很自然就會知道該怎做。我能成功轉彎,但就是掌握不到停下來的技巧。好運時就能在跌倒前停下,否則一是撞倒人,一是自己停得太快跌倒。每次跌倒,都要很費勁才能起身。

其中一個女孩(也不算是女孩了,應該比我大)跌倒就不動,像是在等人扶似的。她又經常跌倒,花了老師好多時候。同班另外兩位學員說:「跌倒不會自己起身的嗎?浪費我們的時間。」閒聊之下才知道她們是小學老師。我跟她們說我是從香港來了不久,從來也沒有滑過雪。其中一位老師奇道:香港沒有山(mountain)嗎?我心想:香港的山的確談不上是mountain,是rock罷了。不過這當然不是在香港不能滑雪的原因。當她知道香港冬天不下雪,她像是吃了一驚似的。

另外,每次有人知我從香港來時,都會說我的英語很好。這次也不例外。但我的英語會話其實是很不濟的。我真想知道香港在他們心中是怎麼樣的地方 — 是不是那裹的人只會說廣東話/普通話,冬天也會下雪?

上課後去吃午飯,很貴,一個烤雞漢堡要六美元。在麥當勞夠買一個餐了。回到座位打開雞堡,吃了一驚:那個雞堡就是一個漢堡包裹面放了一片乾巴巴的雞肉,連醬料也沒有!不過實在太餓太累,沒好氣去問個究竟。(誰說肚子餓吃甚麼都好吃的?那個雞堡真的很難吃!)

因為那位跌倒不會自己起身的學員浪費了太多時間,結果我的滑雪技巧也沒有多大進展。但又著實不想多花三十五元去冒險,要是又遇到不會自己起身的學員豈不費時失「錢」,於是自己到那個初學者場地慢慢滑吧。那個輸送帶很慢,滑下來只花一分鐘,但輪候時間卻起過五分鐘,滑了幾次已經差不多三時了。

由於我們打算四時走,時間無多,而我一直也很想試坐那種在電視看的登山車。早上乘的登山車是好像一個大籃子,一班人站上去拿著自己的滑雪板,就如下圖:

--

--

思然 oce

PhD | Research Psychologist | Psychometrician | Computer Science Teacher | IT Auditor/Consultant | ex-CISA/CISSP | Top Writer in Humor | Work in HK, UK, U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