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咖啡(五)#10YearChallenge

思然 oce
Jan 26, 2019

談咖啡系列上四篇:談咖啡(一)談咖啡(二)談咖啡(三)【IT9@B4】百年難得一遇既筍job X 談咖啡(四)

由韓國返香港(2009年,#10YearChallenge),再次開始校園生活。雖然儲備比起讀學士時多,但不知道沒收入的情況會維持多久,而且還要交學費和給家用,為了省錢,喝得最多是難喝的雀巢即溶咖啡。

當然,天天即溶的生活加上超緊湊的課程實在自虐。於是,間中也會豪一豪,買大學的七折星巴克espresso慰勞一下自己。說豪,其實也不是真的很豪:Double shot espresso七折後再減自擕杯的三元其實只需九元幾角。當然,還要評估當天的精神狀況和上的課有多悶,然後跟咖啡師說要加一個、兩個甚至三個shot,後來,咖啡師見到我,只會問:「你今日要幾多個shot啊?」

拿著幾shot expresso回茶水間加熱水,就變成Grande Americano,十元左右喝一整天,抵,當然味道其實麻麻,而且越夜越難喝。不過比即溶好喝就是了。

當時喝咖啡,真係just for the caffeine,用來吊命差唔多無自己沖過咖啡,部aeropress封埋塵:一來忙,二來試過喺百佳買佐罐illy磨佐既咖啡粉,Press出黎雖然好過即溶,但係完全拍唔住喺美國買新鮮豆既味,搞到我無動力花寶貴既時間去沖。嗰時亦無時間去發掘香港邊度有自家烘焙既豆買,而明明大學附近就有兩間出名專賣咖啡豆既華盛同奧林比亞接臣。(依家要買咖啡豆易好多,上網都搞得掂,而且大學附近既手沖咖啡店多到日日飲唔同既舖頭都起碼要兩星期先飲得晒。)

嗰年聖誕節,加拿大朋友寄佐Starbucks既即溶咖啡俾我。嗰時香港仲未有得賣,於是我好無聊咁喺大學Starbucks買佐件蛋榚,要佐杯熱水。之後我就拎佐包咖啡粉出黎沖,然後見到咖啡師行過黎……

喺starbucks飲starbucks 即溶,應該唔算外來飲品掛……

我以為佢想講唔可以飲外來飲品。

咖啡師:「嘩,你喺邊度買架!?」

我:「我朋友寄俾我架……」

咖啡師:「哦,咁好唔好飲架?」

我:「我都未試喎,你想唔想要少少試下吖?我可以倒啲俾你。」

咖啡師:「咁又好似唔係咁好……你飲完話俾我知,我返入去做嘢先。」

咁杯Starbucks即溶,以即溶咖啡黎講,其實真係幾好飲。(幾年後,香港終於有得賣,我都只係買過一次,因為八十幾蚊得五包,同大學七折既coffee of the day差唔多價錢,唔扺買。)

邊飲啡邊讀Freud

雖然要慳錢,不過讀得咁辛苦,間中都要對自己好啲,所以都有去過尖東既Creama cafe同上環既 Barista Jam。Creama cafe主要係飲拉花,杯latte其實普普通通,所以已經好耐無去過。

Creama cafe 既拉花

而Barista Jam既咖啡就真係好飲,嗰時未識飲手沖,通常都係叫ice drip ,Piccolo Latte同Latte, 佢哋既Piccolo Latte真係好好飲,我依家間中都仲會去飲。

讀完一年緊湊既心理學課程,因為報唔到研究院,搵佐份言語及聽覺科學部既研究助理做住先。當年,研究助理既人工少過我十年前未畢業喺投行實習,人工低又唔知之後報唔報到研院,正所謂前路茫茫,點都都係要慳住洗。加上當時言語及聽覺科學部喺港大牙科醫院,無佐便宜既星巴克,於是大部份時間都要靠即溶吊命。好彩係工作關係,間唔中都要去教協買禮物俾小朋友,可以順手買高檔一點既即溶咖啡。買得最多係UCC 117,一不過114同118都飲過,後來先知118係台灣產品。嗰時未有759阿信屋,UCC喺百佳要四十幾樽,但係教協賣廿幾。

--

--

思然 oce

PhD | Research Psychologist | Psychometrician | Computer Science Teacher | IT Auditor/Consultant | ex-CISA/CISSP | Top Writer in Humor | Work in HK, UK, U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