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少少搞笑:在紐約做電腦審計的日子

思然 oce
4 min readApr 9, 2018
Photo by Meriç Dağlı on Unsplash

跟客戶彭維做測試,客戶的內控主管跟客戶的審計顧問也在場,再加上我的組員,我們一共四個審計人員擠在彭維的小小辦公室,這時彭維的同事沒敲門衝了進來,看見我們四個人圍著彭維,嚇了一跳。他定過神來,笑問:「How many auditors does it take to change a light bulb?」

內控主管乾笑兩笑:「Haha……」

我:「It doesn’t matter, auditors cannot change any light bulbs, we can only make sure others change light bulbs in a controlled manner, but I can help after work if you really have such need… 」

我有位組員,今年暑假剛碩士畢業,加入公司三個月。他很醒目,但有時他做事總讓我覺得他是老闆。例如有次我們要跟客戶開會,通常我會叫組員替我安排,但因為那客戶極度麻煩,所以我直接跟客戶聯絡。安排以後我打電話給他:「我們下星期一十點要到中央公園那邊開會,你懂去嗎?」他以老闆的口吻說:「沒問題,你發個會議請求給我,讓我加入我的日程表吧!」我不是階級觀念重的人,但我真的不會叫自己的組長發會議請求給自己嘛……

今天跟他閒聊,我發現原來他真的是一個老闆!他十六歲時已經有自己的公司了。他現在的公司是他開設的第三間公司,為了要來這裹工作,他請了一個薪酬比他在這裹高幾倍的人來替他打理業務。他要把業務交給別人打理是因為他要三年會計經驗考取會計師牌。他嘆氣說:「現在工作時間又長,上班又遠,很不習慣呢!我平常二點就下班去做Gym的了。」

天啊,我以為這只是電視劇的橋段而已……

今天午飯時
如常到pantry拿飯盒
卻找不到自己的飯盒

難道是因為昨天跟客戶做穿行測試時
發現了漏洞
他報復
不替我訂飯盒?

半小時後
再到pantry
桌上有一個孤獨的飯盒
上面寫著的是「Editor」*

原來他不是報復
可能只是餐廳那邊弄錯了
打開飯盒一看
我的洋蒠湯呢?

可能客戶真的是想警告我
不要再發現漏洞了

但是,下午又在客戶的系統發現漏洞
明天我會不會沒有飯吃的啊?

(*客戶有個系統訂午餐,我的帳號是「Auditor」。)

出席公司向大學生宣傳的活動,我被指派去跟一枱8位NYU學生做「Facilitator」。

坐在我旁邊的女孩A: ‘你係唔係 junior?’

我本來想跟她解釋公司的架構沒有 ‘junior’ — 我們有staff, senior, manager, 等等…但係我估呢個唔係一個有趣既話題,所以我淨係話, “唔係啊,我係senior.”

女孩A, “真係㗎,你似 junior多啲喎!”

女孩B, “係囉,你真係似 junior喎,你主修邊科㗎?”

我, “計算機工程啊”

女孩C, “我仲以為我哋呢度得主修business既同學添”

我, “唔,唔一定要主修business先可以喺度做嘢嘅,同埋我係做IT Consulting 同 IT Audit…”

女孩A, “吓!你喺度做嘢!?我仲以為你係NYU嘅junior…”

(外國人成日都分唔到華人既年齡)

--

--

思然 oce

PhD | Research Psychologist | Psychometrician | Computer Science Teacher | IT Auditor/Consultant | ex-CISA/CISSP | Top Writer in Humor | Work in HK, UK, U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