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忘的情人節

思然 oce
3 min readFeb 14, 2019
Photo by Emanuela Picone on Unsplash

兩年前的二月十四日,我和朋友一早相約到銅鑼灣吃晚餐,打算吃一間我們去過的餐廳。那餐廳的食物其實很普通,由入坐率只得三成左右可見。不過,亦因如此,環境寧靜,而且店員也不會趕客,所以能夠讓我們好好聊天。在銅鑼灣這種黃金地段,實在難得。

由於那次餐廳的空位很多,所以完全沒有想過要訂枱。

然後,二月十二日我忽然去了跑渣打半馬

第二天,我雖然很累,但依然能勉強正常行走,只是有點緩慢。朋友問我要不要改地點,我還說沒問題,只是走得慢一點而已。

豈料,十四日起身,我累得舉步維艱。上班途中,我發現自己無法正常下樓梯 — — 要倒後才可以。至於為甚麼倒後行可以,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用的肌肉不一樣吧。

因為我們本來打算去的餐廳是樓上舖,要行很多樓梯,而且距離地鐵站蠻遠,真的是想想也有抽筋的感覺,所以我沒有信心可以行去。我跟朋友whatsapp,說走不了樓梯,要選另一間餐廳。朋友說,那不如在希慎隨便找一間餐廳吃就好了,反正我們也只是想見見面,吃甚麼也沒所謂。我說都好。

當晚放工,銅鑼灣地鐵站擠得水泄不通,平常我會不耐煩,但那天正適合我那龜速的步伐。四周張望,見到很多「護花使者」,他們拿著不同大小的花束,因為很擠,不小心點手上的花就會未出到地鐵站便成了殘花敗柳,於是,眾人都小心翼翼地用手保護著花束。

好不容易走到地鐵站恒生,見到朋友被一班護花使者包圍著。嬌小的朋友輕巧地在人羣裏鑽出來,說:「弊,原來今日係情人節!」

我實在太累,見到那樣多護花使士也想不起是情人節,被朋友一言驚醒,才發現原來星期二也這樣人山人海的原因。

而我和朋友都這樣後知後覺,是因為我們都沒有情人,約飯聚時只想星期幾才夾到時間。結果中了情人節的伏。

因為沒有訂枱,我們只好沿著希慎的自動電梯向上覓食,每間都在賣情人節套餐,閒閒都要過五百。我們還在說笑,叫個情人套餐來吃也不錯啊。但要焗食平日二百元也不用,只因加了情人二字價錢便翻倍的晚餐,我們都心有不甘。

於是,拾級而上,我們最後找到一間沒有趁火打劫在賣情人節套餐,而又很多位的餐廳——Food Court。我們吃了二百元左右的韓國炸雞和薄餅,很滿足,應該好吃過五百多元的情人節套餐吧,我想……

其實,那個Food Court平日很難找位置。結果,錯有錯著,那晚水盡鵝飛,入坐率只得三成左右,環境變得寧靜,可以好好聊天,加上沒人等位,我們結果聊到打烊,食物比起我們本來打算去的餐廳還要好吃多了,真是託情人節之福了。

--

--

思然 oce

PhD | Research Psychologist | Psychometrician | Computer Science Teacher | IT Auditor/Consultant | ex-CISA/CISSP | Top Writer in Humor | Work in HK, UK, U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