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朗屏催淚咖啡

思然 oce
5 min readJul 31, 2019

最近諸事不順,心情惡劣,滿腦粗言穢語,加上周未又要四處郊遊,於是文也無心寫。於是,整個七月只寫了一篇文。

上星期六,即白衣人無差別恐襲後的第一個星期六,我決定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無論如何也要去喝杯好咖啡散散心,然後再探訪識於微時的元朗朋友。剛巧幾位巿區朋友也想到元朗買老婆餅蛋捲,於是身為屯門人,決定一盡地主之誼帶路。

雖然嚴格來說屯門和元朗中間還有一個天水圍,一點也不近,但和居住港島和九龍的朋友來說,也是偏遠的有牛地區,「一樣既啫」。還好中學年代學校運動日在元朗大球場舉行,後來在元朗學車,現在又在朗屏學小提琴,所以對元朗尚算熟悉,應該不會迷路。

我們打算三點在咖啡店集合,喝完咖啡再去大同買老婆餅。我預計人會比平常多,於是已經早點出門,但是在西鐵站人多得出站也要排長隊。整個大堂都擠滿人。擠了好久到接近閘口時,閘外年輕巿民叫喊「用單程票全日通要用左手邊都三架閘機,八達通可以用其他閘機」。然後,大家都亂中有序般自己交換位置。香港人自我補位自我人群管理能力相當高。

好不容易出了閘,走到咖啡店,已經有很多人在等位。小店等位的方位是自助形色的,要寫下名字和電話來輪候坐位。看到有兩頁的人在輪候,大概有位的機會很微,這時,朋友打電話說車內人太多,又有人在車廂暈倒,會遲到。我說不要…

--

--

思然 oce

PhD | Research Psychologist | Psychometrician | Computer Science Teacher | IT Auditor/Consultant | ex-CISA/CISSP | Top Writer in Humor | Work in HK, UK, U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