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易受傷的女人:海鷗惹的禍

思然 oce
Nov 9, 2022
Photo by Jackson Simmer on Unsplash

因為論盡,在香港我也是經常會撞傷跌例等。來到英國後,我跌倒的次數倍增 — — 天雨路滑加上我因為路痴,經常一邊走路一邊看地圖,人家不知道還會以為我是在玩Pokemon Go,而我其實只是在找路,經常一不留神就會仆倒。比較搞笑的有兩次:

一次是我在一條每天都走的樓梯,只有八級,因為下着雨,我格外留神,步步為營地走著,好不容易走到最低一級,我停下來,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然後一開步,我就滑向前。

因為牛頓第一定律,我的上半身還未準備要向前走,於是我就坐了在地上。

然後後面傳來一堆笑聲。一堆我經常在學校也聽到的笑聲 — — 就是一班學生在搞事時的笑聲。我沿笑聲看過去,見到一羣中學生在大笑,有個還要指著我說:「我見到你跌倒,哈哈哈哈哈……」

還好不是我學校的學生!

做幽默研究的我,明白看到別人跌倒但沒有大礙其實是幾好笑的。不過,明白是好笑是一回事,給別人指著你恥笑是另一回事,我那一刻是有點氣。不過,那又可以怎樣?

我慢慢站起來,好像扭到手,一個踏單車的路人在我旁邊停下來,問:「你有沒有事?要不要幫忙?」

我跟他是應該沒有大礙,謝謝他。

另一次就是我在看著電話尋找正確的方向,路面濕滑,又仆倒了。那次真的有點痛,於是我坐在地上,打算不那樣痛時才走。

然後,我見到那架剛停在附近的巴士開著門,一直沒有開出。我看過去,見到司機正看著我做手勢,似乎他是在問我有沒有事要不要幫忙,於是我只好揮手站起來。

司機也就關門開車走了。

跌倒之外,就是拗柴。拗柴我在英國短短半年已經試過好幾次,不過我的腳踝大概也是久經訓練,一般的拗柴對它們沒有甚麼大影響,我的腳踝比正常人可以拗多一點 — — 有朋友說我走路時,腳掌的彎度是一般人無法做到的。他們無法理解我為甚麼可以好像走平路般走斜坡。所以我就算拗柴真的拗得勁一點時,也最多是痛一天。

在來英國之前,唯一一次拗柴算得上是嚴重到腫脹是當年還是迫科的時候,我到日本公幹,在酒店洗澡後跣腳拗柴,很痛,於是將走路的力放在另一隻腳上,結果再度拗柴。於是,兩隻腳踝都腫了起來,舉步為艱。

第二天早上,客戶見到我行路的樣子,二話不說便跑到公司對面的藥房買藥貼,那個藥貼超級厲害,貼了一會就不太痛了,不過那次的行程我大部份時間也是拐着走路。

那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了。

幾天前,我和兩位朋友去Brighton遊覽,那裏最出名就是石灘和碼頭。

Photo by Margaux Bellott on Unsplash

有碼頭就有海鷗 — — 滿天也是海鷗。

我在想滿天也是海鷗之際,又剛好見到一隻海鷗停在碼頭柱上,於是便舉機拍攝。

一放下手機,我就見到那隻我拍的海鷗衝向附近的男人,並用咀攻擊那個男人的臉,男人大聲尖叫。而那個男人甚麼也沒有做過!

海鷗看著戴黑帽的男人,也就是我放下手機前拍的照。

附近目睹事發經過的人都在尖叫,海鷗大概是聽到這樣多人在叫,知道自己闖禍急急飛走了。

大家都問男人怎樣,男人掩著臉說自己應該沒事。

於是我就一邊走,一邊舉頭看著天,擔心會不會有海鷗想要襲擊我。

接下來發生的事,我想大家也估到了:

望著天走,我當然就見不到見面有樓梯級啦,於是,我就拗柴了。

--

--

思然 oce

PhD | Research Psychologist | Psychometrician | Computer Science Teacher | IT Auditor/Consultant | ex-CISA/CISSP | Top Writer in Humor | Work in HK, UK, U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