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紐約發書狂

思然 oce
5 min readMay 10, 2018
The New York Public Library Card (Large Size)

收到紐約圖書館的圖書證兩星期了,但由於天氣很冷,好幾次下班後本打算走到圖書館,但實在抵不過寒風襲臉的感覺,結果便匆匆地走入地鐵站。而且下班時圖書館也差不多要關門,所以遲遲也沒有去圖書館。今日難得七時多便下班,而且這陣子的天氣不太正常,竟然有攝氏十多度,所以便決定到圖書館一趟。

公司附近有兩所圖書館-Donnell Library Center及Mid-Manhattan Library 。我來美國之前已計劃好要去Donnell Library Center,因為我想探訪一下Edward Bear。Edward Bear也就是小熊維尼的本名。圖書館收藏的那個Edward Bear 也就是小熊維尼作者A.A. Milne的兒子Christopher的玩具,所以那隻Edward Bear其實是真真正正的小熊維尼。不過由於Donnell Library Center比較小,所以今天先還是去Mid-Manhattan Library 看一下。

Wikimedia Commons

Mid-Manhattan Library門口有兩隻石獅子,樣子比起滙豐的友善很多。它們最初的名字是Leo Astor和Leo Lenox(創館人的名字),後來經濟大蕭條時,巿長正式將它們改名為Patience 和 Fortitude,而獅子就成了紐約圖書館的吉祥物

進圖書館前第一件事跟在華盛頓參觀博物館一樣:檢查背包。我了解查背包的原因,但那位保安叔叔的眼神很不友善,令人感到好不自在。

檢查完畢,心裏一邊想著好討厭,一邊把拉鍊關上(我的背包有很多拉鍊),一邊進入主館,「討厭」便給「雀躍」取代了。嘩,一樓整層都是英文小說,有的還是最新出版的小說呢。要知道在香港想看新出版的英文小說而又不想花錢就只有到書局打書釘,圖書館只有很舊很舊的小說。我曾想過「豪」一元五角來預約一本熱門書藉,結果發現輪候時間長得我想我等候到的時候,那書也再稱不上是熱門書藉了。

我看看地圖,五樓是放哲學書藉,三樓是放藝術書藉。首先走到三樓看看,但發現這邊的漫畫書比較少(我在香港很愛到藝術那區找Dilbert和Calvin and Hobbes等漫畫看);跑到五樓看,哲學跟社科的書藉多得驚人,看看手錶,距離閉館時間大概只有五十分鐘,匆匆走到地面確認圖書證。進來的時候給「興奮」沖昏了頭腦,竟忘了先確認圖書證。要是有甚麼問題,我豈不白費了找書藉的時間!

拿著借書證跟住址證明到登記部,不消三十秒就職員就說OK,頓時鬆了一口氣。這樣一上一下,花了不少腳力,決定留在地面探索一下。原來在圖書館較深入的一個角落放了很多電影、電視劇等供外借。這裏不但有美國的影碟,還有中國,日本,法國等地的影碟。(錄影帶更多,可惜家中沒有錄影機。)

除了館藏的種類跟數量驚人外,更驚人的是-一個圖書證可以借二十五本書!想當年中四的復活節假期,為了一口氣追衛斯理系列,我拿了全家的圖書證,才可以借到十五本書。(那時一個借書證只可以借三本書…)配合這個驚人的借書數量的另一個厲害之處就是免費予約圖書,只要在網上提交予約的資料,圖書館便會替把圖書轉送到你指定的圖書館,然後發出電郵通知你可以到圖書館借閱,很方便。

在圖書館看到很多新書,我估圖書館為了讓用戶都可以借到新書,所有新書或熱門書都會有一定的數量放在「一星期借閱及不供續借」。我隨便的走了一會就見到數本想買但還沒有買的書,最後決定借”Plato and a Platypus Walk Into a Bar: Understanding Philosophy Through Jokes”。(因為一星期要還,我又只有在上下班乘車的時間才有空看書,所以只可以選一本……) 另外還借了幾本書。

在車上看了第一章,很有趣。其中有關哲學的資料大學時也諗過。很懷念當年在科大旁聽碩士哲學課程的日子。要不是誤打誤撞的進了Big 4,不知道我現在會不會是在諗哲學呢……

十年前(2008年)寫的,後來因為「家」在Queens,所以去Queens的圖書館比較多。(雖然New York同Queens很近,但圖書館證不一樣,就如香港當年的巿政局和區域巿政局一般。)

而我間中還是會想,如果沒有入Big 4,真的讀了哲學,我現在會在做甚麼呢?

--

--

思然 oce

PhD | Research Psychologist | Psychometrician | Computer Science Teacher | IT Auditor/Consultant | ex-CISA/CISSP | Top Writer in Humor | Work in HK, UK, U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