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時行「樂」

Photo by Raymond Francisco on Unsplash

今天回家途中如常乘拾地鐵回家時,有一名三十多歲的女子(下稱A)一上車便大叫「這車停不停五十七街?」

由於紐約地鐵的指示不清晰,這種事時有發生,大部份乘客頭也不回,自然地答「是」。

A卻重覆大喊一次「這車停不停五十七街?」

這時我抬起頭,見到A戴著耳筒,看來是音量太大,聽不到大家的回覆。車上的人也察覺到,所以大聲的「是」在車廂中此起彼落。

A終於聽到,很滿意地坐下。

接著A又問「下星期一是不是假期?」

由於問題實在太出人意表,回應的人也只有兩三個﹣「不是」。

A仍聽著隨身聽,所以她依舊聽不到回覆,於是她又很太聲地再問一遍。

我看書正看得出神,給A那煩人的聲線騷擾著,心中有氣,問問題不是該除下耳筒嗎?

當A終於聽到答案,接下來她不停的重覆問「剛才那個是甚麼站?」「五十七街到了沒有?」「下星期一是不是假期?」

乘客開始意識到A精神可能有問題,大部份人也不理會她,只有一個坐在A對面的女子(下稱B)仍很有耐性的回答著。

(我站在很遠,不過由於A很大聲地問,而回覆的人又因為她戴著耳筒而提高聲調來回答,所以聽得很清楚。起初我還懷疑是電視台那些戲弄人的節目,還在四處張望有沒有人在偷拍……)

到了五十七街,A下了車,車上忽然寧靜下來。

我鬆了一口氣,終於可以好好集中精神看書了。

忽然,我感到很慚愧。

如果我坐在A附近,我會是在冷眼旁觀,還是可以像B一般不厭其煩地回答她呢?

如果我在參加義工服務時見到A,又或者A是小孩子/老人,我會。但在一個日常日活的情景,而A又是一個外表正常的中年女人,我第一個感覺是煩。或許是她戴著耳筒那種不尊重別人的行為令我先入為主的產生一種煩厭的感覺。

再想深一層,即便A真的是一個正常人,如果她真的不停地問這問那,我又為甚麼不嘗試去回答她呢?或許她很悶很想跟人談話,看書也不爭那十數分鐘吧。

要好好的提醒自己﹣及時行「樂」﹣「樂於助人」的樂。

--

--

PhD | Research Psychologist | Psychometrician | Learning Support Assistant | IT Auditor/Consultant | ex-CISA/CISSP | Top Writer in Humor | Work in HK, UK, USA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
思然 oce

PhD | Research Psychologist | Psychometrician | Learning Support Assistant | IT Auditor/Consultant | ex-CISA/CISSP | Top Writer in Humor | Work in HK, UK, U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