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車將稍為延誤五分鐘…

思然 oce
Sep 24, 2018
網路圖片。

起初聽到「列車將稍為延誤五分鐘…」,會心平氣靜地想:五分鐘而已。

然而,當這句話在月台以兩文三語無限loop地廣播,還老實不客氣兼亳無悔意地說著:「不便之處,敬請見諒…please accept our apology…」

明明平靜的心情開始被煩音搞得焦躁。中秋日間忙著工作,晚上還要跟親戚做節,已經累得半死,莫非大西北居民連中秋也逃不過給港鐵玩弄的命運?

接下來,排在你後面的小孩嚎哭,煩音繼續loop。為了逃避煩音,不理會會聾的風險(反正我在學手語),我把降嘈耳筒的音量上調,聽著張敬軒嘗試看書分散注意力。

月台開始悶熱,額角開始滲出汗水,喉嚨開始乾,想喝水,但又怕不知要困獸鬥多久,只能輕輕呷一口水濕濕喉嚨。天啊,水為何這般熱?大概是剛才趕著走在公司裝水時裝得太多熱水了。

看看手錶,早已過了十分鐘。由於月台越來越熱,耳殼也在冒汗,不得不脫下耳筒抺抺。聽到延誤還是五分鐘,心想:已經過了十多分鐘,還延誤甚麼五分鐘。

忽然驚覺,運輸業時間觀比正常時間慢起碼一倍……

前幾天等巴士,有特快線五分鐘可以到碼頭,亦有特慢線要差不多半小時才到。我等了特快線十分鐘,見到有架巴士的終點合適,但我怕是那架特慢線,於是我特地問車長車程多久,他說:十多分鐘吧。

我想:十多分鐘就不是特慢線,因為特慢線就算不停站,也要起碼二十分鐘。

結果我上了賊車,真的是特慢線,車程為三十五分鐘(完全沒有堵車)。

還有順風跟你說三十分鐘內到,通常都要等起碼一小時。

想著想著,列車終於來了,乘客急不及待蜂擁上車。

然後,車門沒有關上。迫人接受道歉的煩音繼續,說屯門至元朗的電壓故障,需要緊急維修,車程可能會廷誤十分鐘!

十分鐘,根據我剛發現的「運輸業時間觀比正常時間慢起碼一倍」的定理,那車程豈非會廷誤起碼二十分鐘!?

這樣,沒有關上車門的列車,又在月台上呆過了十分鐘。乘客越來越多,車廂越來越熱,越來越焗,好像沒有空調一般。我想,明明是屯門至元朗的電壓故障,怎樣身處南昌車廂也好像不夠電開空調?

這時,車長聲音打斷了煩音廣播,問:「有乜可以幫到你?」

車廂忽然靜了一點,我想:莫非有人太悶熱身體不適?

車長聲音又響起:「吓!有人打交?你喺邊一卡?我叫月台職員幫你。」

由於打交事件不在我附近發生,沒花生吃。車廂又響起煩音。旁邊一個約十歲的小男孩在fing燈籠,為了閃避他的攻擊,我走開幾步,竟然難得的幸運,一對情侣不知是否等得不耐煩,竟然離開坐位下車!拜頑童所賜,我竟得到一個座位。頑童及其母親奔至,我身旁的女士也坐了另一個車位,頑童失望地在我面前跟媽媽說沒有位坐。對不起,我太累,看你還有精力在發動燈籠攻擊,我想我比較需要坐一坐。

既然能安坐,於是便打打文。

咦,打文不知時日過,下一站已經要下車。看看手錶,車程廷誤了足足二十五分鐘!果然,運輸業時間觀比正常時間慢起碼一倍。

--

--

思然 oce

PhD | Research Psychologist | Psychometrician | Computer Science Teacher | IT Auditor/Consultant | ex-CISA/CISSP | Top Writer in Humor | Work in HK, UK, USA